浙江省皮纸制作技艺(龙游皮纸制作技艺)
浙江省龙游县
 
 
  流传于浙江龙游的皮纸制作技艺,明万历《龙游县志》有“多烧纸,纸胜于别县”之誉,至今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 
  龙游皮纸以山桠皮、野棉皮、青檀皮为主要原料,制作有2个流程三十多道工序。一是皮料制作流程,主要有砍条、蒸料、剥皮、蒸皮、踏洗、摊晾、制皮坯、撕选、蒸煮、揉洗、挤压、摊晒、洗涤、打料、选皮、洗涤、晾干、袋料等工序;二是成品制成流程,有榨料、皮料下槽、划槽、加汁、搅拌、捞纸、榨纸、焙纸、检纸、切纸、包装等工序。制作中需要烍山刀、刮皮刀、铡刀、蒸锅、纸帘、帘床、槽角等五十余种具有不同功能的工具。 
  龙游皮纸制作过程全凭手工艺人的肉眼观察和手感经验把握。如捞纸工序中帘床入池的深浅、打起的浪花大小,只能凭眼观和手感进行操作,以此决定成品纸的质量。以皮纸制作技艺,还可以加工出画仙纸、笺纸、国色纸、特种纸等三十多个品种,不仅用于书画,还用于装帧、包装等。 
  龙游县南部山区的民间作坊还保存着完整的手工制作山桠皮纸和野棉皮纸工艺,万爱珠等少数传承人还守护着这门古老的手工技艺,但规模较小,急需保护。
 
 
 
龙游皮纸:传统工艺的千年坚守
 
 
  
 
  龙游皮纸,传统的古典书画用纸。一张纸,全凭一双眼的观察和一双手,帘床入水、水量多少……都在手工艺人的掌控中。以往习惯称宣纸,因商标保护,龙游产的称为皮纸。以山桠皮雁皮纸加工出的画仙纸、笺纸、国色纸、特种纸等30多个品种都能任意随文人书写、绘画。5月26日,记者带着对皮纸和手工艺人的好奇到龙游辰港宣纸有限公司一探究竟。
 
  
 
 
 
  早晨6点多,龙游辰港宣纸有限公司格外宁静,趁着师傅们还没开工,公司负责人万爱珠当起“导游”,说起了皮纸的前世今生。
 
      “皮纸是用山桠皮做的。”万爱珠娓娓道来。山桠皮是落叶灌木,看起来很普通,但它的树皮是造纸的高级原料,龙游皮纸因此得名。《新唐书》《龙游县志》记载,溪口素有“浙西纸乡”之称,早在唐朝龙游皮纸就作为贡品用于书写经书等,这一传统手工技艺有1400多年的历史。
 
 
  1972年,万爱珠在沐尘造纸社当学徒,专门学习过清理山桠皮,“这可是造纸的首道工序。”万爱珠说,树皮都是分叉的,叉里面要刮得很干净,一点黑点都不能留下。刮了后还要蒸煮、检验。这些工序在原材料产地完成,经过精挑细选的高质量皮料才是上佳的原材料。
 
  “皮纸可不是光光只能画画、写字。”万爱珠笑着说,它还可以做工艺伞、鞭炮和炸药的引线纸等。当然,这其中的工艺和配方,万爱珠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慢慢改进的。她根据客户的要求研究出了数十个品种的皮纸。“我还是坚守古老的工艺流程。”每一张皮纸都要和以前师傅教她的一样,经过严格检验才送到客户手里。
 
 
  在捞纸车间,师傅徐小军展示了传统捞纸手法。徐小军有20多年做皮纸的经验,负责捞长2.3米,宽0.5米,重达0.85公斤的皮纸。他先打开纸槽旁的一个按钮,纸浆就流到纸槽。“瞧着哈!”徐小军拿起帘架,架子上放着纸帘。他把帘架子深深地摁入水中,然后迅速拎起,帘架上的浆水快速流回纸槽。“拿起的速度和水流关系到一张纸的厚薄。”徐小军说,他刚刚凭经验觉得纸可能会厚,拿帘架的速度就加快,把纸帘归置到一旁。“一堆白白的,像不像豆腐?”徐小军说,纸要整齐堆放,也得靠手艺。他想了个办法,在纸帘上订两根钉子,放纸的速度比旁人快得多,一天大概捞纸800张左右。
 
 
  与捞纸车间不同的是,晒纸车间的师傅们得练就一身撕纸的本领。“熟能生巧。”王石水边说边先撕出好几个角,然后就像叠衣服一样,一层层地把湿纸拿起来,用刷子让纸“服服帖帖”地粘在90度高温的烘干墙上。“传统手法就是要求刷子把这些很薄的皮纸码平,不然容易起皱。”王石水做这一行已有30年。
 
 
  这时,工人们把一堆烘干了的纸送到检纸车间。接到皮纸的张丽娟拿个毛掸子一边打灰尘、扫纸毛,一边用“火眼金睛”检验纸张,把有破损、有瑕疵的纸扔在一旁。在检纸车间的另一头,最后一道工序裁纸也在进行着。如此,历经30多道工序,一张张洁白如玉、纹理纯净的皮纸就新鲜“出炉”了。
 
 
  “在筹建龙游皮纸文化博物馆。”万爱珠说。2012年12月,万爱珠成为龙游皮纸制作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这也成了她建博物馆的动力。“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龙游皮纸的历史,也想让下一代知道纸头是怎么来的。”这是今年65岁、一生坚守这份古老手工艺人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