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碉楼营造技艺(羌族碉楼营造技艺、藏族碉楼营造技艺)
四川省汶川县、茂县,青海省班玛县
 
申报地区或单位:四川省汶川县 
   
  地处川西北高原的羌族人民,在其历史背景下,创造出一种特殊的空间形态—碉楼,因而这里享有“千碉之国”的美誉。碉楼,羌语称“邛笼”,《后汉书?西南夷传》有羌族人“依山居止,垒石为室,高者至十余丈”的记载。过去,羌族碉楼最主要的功能是用来瞭望、防御、传递信息之用,也有身份、地位的象征之意;现在主要用作居住和仓储。 
  羌族碉楼的外形有四角、六角、八角与多角。各碉底层全部封闭,而在二层开小门一道,自二层起四周开无数内大外小的长方形小窗,以作通风、瞭望和射击之用。各层间用随时可抽取的独木梯上下。汶川羌族碉楼的建造材料主要为片石和黄泥。现存的碉楼以石碉为主。建造前,需由“释比”选址、作法,并依地形进行设计。施工前,工匠将片石用铁锤稍作加工,然后根据碉楼的形状与大小,先在建造地点处凿相应的基坑,直至挖到硬岩为止,再用铲板将拌和好的黄泥涂在打制好的片石上,层层垒砌压紧,使泥石胶合。石墙自下而上收方而逐渐减薄,墙的内侧仍然与地面垂直,外侧稍倾斜,重心向内,形成向心力,使碉楼牢固而稳定。每一层均架设直径约二十厘米左右的木横梁,上铺木板,层层相同。黄泥碉为夯筑,仅在汶川县布瓦羌寨有3座(2006年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建造方法与石碉相?同。 
  羌族碉楼的建造工具十分简单,主要为铁锤、铲板。无论是石料还是黄泥建造的碉楼,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在整个建造过程中不绘图、不吊线、不用柱架支撑,全凭工匠的经验目测心会,这充分显现出羌人高超的建造技术。 
  历经几百上千年且不含一丝一毫钢筋混凝土的羌族碉楼,经历了1933年叠溪7.4级大地震以及2008年汶川8.0级特大地震,虽有不同程度的损毁,但多数却牢固坚实,证明了其建造的科学性。
 
 
羌族碉楼是羌族最具特色的建筑之一,“羌族碉楼营造技艺”已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名录。羌族人民以其勤劳善良的民族基因与古拙简朴的生产生活方式在四川省岷江上游地区创造了灿烂的文化,且以一种与世无争的乐生观栖居在那片自然条件艰苦、气候恶劣的高原。从美学视角出发研究羌族碉楼,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学术尝试。本文除绪论之外分为五章,分别从羌族碉楼建筑概述、羌族碉楼建筑的原则、羌族碉楼的审美特征、羌族碉楼的审美内涵、羌族碉楼文化发展的审美反思这五方面对羌族碉楼进行“全景式”美学研究。第一章梳理了羌族碉楼的起源、发展、类型及碉楼的形成与羌区自然地理环境之间的关联性;第二章首先强调羌族碉楼选址的防御性,然后介绍羌族碉楼建造的过程,再以典型案例分析羌族碉楼的四种空间布局,得出修建羌族碉楼所蕴含的技艺美与修建原则;第三章分析羌族碉楼的实用、坚固、美观这三大审美特征;第四章通过详细分析羌族碉楼的选材、构造原理和古法营造技艺,得出羌族碉楼具有古拙之美,以白石崇拜和火塘文化为例总结得出羌族碉楼还具有崇高之美与和谐之美,这三大审美内涵进一步彰显了羌族碉楼所具有的丰富多彩的文化内蕴;第五章围绕羌族碉楼文化的发展和审美价值作反思与展望,并分析了羌族碉楼古法营造技艺传承的困境与古拙之美的关系、羌族人民拥有“文化自觉”与崇高之美得以继续发扬的关系、再以四川省汶川县水磨镇为典型成功案例,展示其最大化地沿袭了羌族碉楼审美内涵中的和谐之美,说明只要能在不脱离羌族文化根基的原则下,科学、和谐地发展羌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就是对羌族灿烂文化遗产最有效的抢救、保护和传承。羌族碉楼作为羌族最具代表性的建筑艺术,以美学视角对其进行审美观照,发掘羌族碉楼中“美”的属性,将有利于保护、传承羌族优秀文化,增强其民族自信心与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