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徽墨制作技艺(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
上海市黄浦区
 
 
摘要:制墨人都有一双特殊的手。在鲁建庆摊开的双手中,大小不一的墨点渗透进皮肤里,如同再也洗不去的纹身。这是长期制墨的馈赠。
曹素功墨的历史可追溯至300多年前。清康熙六年,安徽歙县人曹素功创设墨庄,以墨质和工艺造型精良而闻名。据传,康熙南巡时,曹素功曾以“黄山图”墨进献,深得赏识,并御赐“紫玉光”之名,由此墨庄名声大振。1864年,曹素功墨迁址沪上,随着海派书画的形成而同步发展。
 
2011年,“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海派徽墨”的魅力经久不衰。7月,循着墨香,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探访了南山路里弄间的曹素功墨厂,在制墨匠人手中,曹素功的墨色故事延续至今。
 
 
 
 
▲用锤敲锤坯手上的功夫确保制墨达到表面无缝隙,内部无气泡的目的。
 
传承数百年的墨色技艺
 
66岁的鲁建庆是国家级非遗“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第14代传承人。和他约采访时间,必须“赶早”,因为制墨工人一般早上5、6点就开始上班,忙活制墨的前几道工序——“炼烟”与“和料”。鲁建庆已经退休了,但仍时不时来厂里指导徒弟,为的是培养下一代制墨传人。
 
 
 
▲刚刚出笼的蒸胶。
 
墨的基本原料以烟和胶为主,将桐油、麻油等不完全燃烧,承接其烟炱而得的是油烟;将松枝熏炼,收集的烟炱是松烟;胶则可分为动物胶、阿胶等。和料,指的是将烟与胶拌和成墨坯的工序。此外,也会添加麝香、檀香等香料,或是金箔、珍珠、玉屑、熊胆、紫草、丹参、藤黄等材料,以达到增色、添香、坚墨、发彩、防腐等目的。据记载,嘉庆年间,皇帝召曹氏后人曹尧千进宫制墨,在制墨时加入各种名贵香料,锤打时香气四溢,缭绕大殿,沁人肺腑,大臣们惊叹不已。
 
 
 
▲用锤敲锤坯手上的功夫确保制墨达到表面无缝隙,内部无气泡的目的。
 
制墨最关键的是捶打。制墨间里,年轻的制墨匠人一手持锤,一手搓墨,将坯料捶打成质地均匀的墨坯,而后根据大小一一放入墨模压制墨锭。“搅拌的时候不是很均匀,通过敲打以后,把胶水‘吊’出来,墨就会有光泽,很漂亮;另外,也是为了把水分敲掉,否则墨太粘手,不好做。” 鲁建庆说。曹素功首创了“锤击硬坯法”,千杵万捶,使得墨质细润匀和,墨锭的成品率大为提高;如果工艺不到位,墨的内在和外表就会产生气泡和裂纹,出模后墨面模糊,翻晾时容易碎裂。
 
无论寒冬酷暑,制墨间都维持着20度至25度的恒温。“空调常年开着,但不是为了人,而是为了墨,墨必须保存在恒温条件下。”鲁建庆笑言。而看似简单的捶打,也并没有想象中容易,“曹素功墨是个手工活,可变性很强,关键要自己‘悟’,要根据不同的原材料掌握分寸。”
 
墨点是制墨人的纹身
 
鲁建庆介绍,用于墨锭定型的墨模都由石楠木制成,“前人试验下来,石楠木最好,一是木头硬,二是印模能吸水,在定型过程中,可以让墨锭适当地干燥。”目前,曹素功制墨厂所保存的清代至今的墨模将近万副,不少模子仍可使用。
 
 
 
▲即使洗干净了,鲁建庆的手上仍印着许多退不去的小墨点。
 
墨锭的制作周期很长。成型后的墨锭需要定时翻动,并放在自然条件下晾干,根据墨锭大小,整个过程将持续4-12个月,8两以上规格所耗费的时间更为长久。翻晾工艺受环境影响很大,直接的风吹、日晒、烘烤、高温干燥,会导致墨内水分析出不均匀而产生坼裂和断碎,湿度过大则会产生霉变。与墨打交道了一辈子,鲁建庆对墨锭的爱惜无需言说。“墨就像人的身体一样,在空气中变化。今天潮湿了,水分会进去;干燥了,水分会跑出来。墨是活的。”此后,再根据相应的文字和图案,在墨锭上描上金、银等色彩,一块曹素功墨锭便完成了。
 
 
 
▲称墨。
 
制墨人都有一双特殊的手。在鲁建庆摊开的双手中,大小不一的墨点渗透进皮肤里,如同再也洗不去的纹身。这是长期制墨的馈赠。“我的手适合制墨,因为不出汗,能保持烟灰的本色。有汗的手做出来的墨不漂亮,油光油光的,不干净。”
 
每块墨锭都有故事
 
提到曹素功墨锭,不得不提及海派书画家这一群体。上海开埠后,迁至上海的曹素功墨,在徽墨基础上,独创了海派书画墨的技艺特色。书画墨“烟细、胶轻、质坚、墨香、模美”,适应海派书画需求,讲究精细化、标准化生产。“水墨画的独特之处在于用一个颜色描绘世界万物。而墨锭的功效正是‘分色’,以前有人做过试验,从最浓分到最淡,80年代最好的曹素功墨锭可以分148色。”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弘说。
 
 
 
▲揉搓后入模定型,这种石楠墨模也要求制墨人自己制作,不能差一分一厘。
 
由于出口旺盛,上世纪80年代是曹素功墨发展的辉煌期。“1989年我担任制墨厂厂长,那是销量最好的一年,车间里有22人在制墨,安徽的联营厂也有10多个人做墨。每天生产的量不得了,每个人最起码制墨30斤。”鲁建庆回忆道。90年代开始,日本经济泡沫,对曹素功墨的出口产生很大影响。此外,当下的消费环境也发生了改变,“现在大家节奏快,磨墨比较耗时,墨汁大受欢迎,每年销量是1980年代的两倍。”
 
 
 
▲成型墨从墨模拆出后要进行翻晾,墨会随着温度和湿度以及接触面的变化产生微翘,4个月后一块墨才能完成晾干的工序。
 
墨锭消费转而以定制与收藏为主。定制墨向来是传统,清朝至今,曹素功墨累积了1000多种定制墨。钱慧安、任伯年、吴昌硕、王一亭、郭沫若等众多书画家都曾为曹素功制墨进行绘稿,使制墨的艺术水准不断提高。鲁建庆说,墨锭典古,其上的图案、文字本身就值得研究。杜弘说,每一副墨锭的背后,都是一桩桩文人雅事,“书画家顾振乐与高式熊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一人102岁,一人96岁。不久前,两人一起定制了曹素功墨锭,顾老画画,高老写字,作为世纪友谊的见证。”可以说,每一块墨锭,都承载了独特的海派书画历史。
 
 
 
▲描金。
 
 
 
▲为描金工序准备的各类金、银粉。
 
在杜弘看来,非遗保护的关键在于“生产性保护”,即通过生产,让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得以流传。“但基础是核心技艺不能变,墨锭制作必须原汁原味,比如捶打、翻晾、描金,决定非遗生存和发展的关键东西不能丢。”但他也担忧非遗技艺的社会化问题,“比如去学校讲课,泛泛而谈,因为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没办法深入传承,这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够。”鲁建庆则希望,有更多人能加入到制墨中来,共同传承这门技艺。
 
  曹素功于清康熙六年(1667),在安徽歙县岩寺镇创设曹素功墨庄。其制墨技艺有炼烟、和料、制墨、模雕、翻晾、描金等,至今传承十三代,绵延三百余年。 
  同治年间(1864),曹素功墨庄从苏州迁居上海。上海的大都市环境及海派文化的影响,使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开始创新,发展成具有海派特色的制墨技艺。从第九世孙曹端友开始就为海上书画名家定版制墨,而书画家也纷纷参与绘稿设计。由于墨模的镌模成为二度艺术创作,墨面的艺术风格与海派书画形成了同步,海派徽墨应运而生,相得益彰。1958年,上海制墨业胡开文、詹大有、查二妙堂等坊号归至曹素功一家,曹素功成为当代“海派徽墨”的代表。 
  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是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由于老艺人的减少和后继乏人,生产工具损蚀(特别是明清的老墨模)及原料供应不足,墨锭市场消费群减少而逐渐衰落。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已有失传的危险,现存珍稀的明清时期墨模亟待抢救和保护。
 
 
曹素功墨业,始徽州,迁苏州,后进上海,何以成为一个传承十几代、绵延三百五十年的中华老字号?11月30日,上海笔墨博物馆举办了一场“曹素功墨业创建350周年纪念展”,以此来庆祝“曹素功”的第350个生日。“澎湃新闻”获悉,此次展览既有曹素功十五代传人的代表作品及历代创制的精品,形式有墨锭、墨模、拓片等;也有历史留存的近万副墨模,尤其明清墨模更是精华,此外,曹素功开创海派徽墨的过程中,早期海派大师到当代书画名家定制的墨品、墨宝等文献,也亮相于本次展览中。
 
 
 
俞樾题写《曹素功进呈贡墨》
 
“曹素功”作为上海现存在最悠久的文化品牌,有着跌宕起伏的传奇故事。
 
 
清朝顺治年间,一个名叫曹素功的秀才被授予了布政司一职。
 
 
林则徐用曹素功墨所书
 
 
清康熙六年(1667年),由于没有实职,再加上自幼对制墨工艺的喜爱,曹素功放弃了官职返回故里,在安徽歙县岩寺镇创立曹素功墨庄。
 
 
铁如意 同治年间 墨模
 
 
铁如意 同治年间
 
 
曹素功精心钻研墨锭炼烟、熔胶、制墨、翻晾、描金、墨模之法,制成的墨 “黑如漆、纹如犀、声如磬” 深受广大的文人墨客的欢迎。清康熙皇帝南巡时曹素功进贡墨品《黄山全图》,康熙皇帝用后非常满意,御赐“紫玉光”三字。当时官员呈送皇帝的墨均出自于曹素功,清《墨林初集·墨品赞》中记载道“海内巨卿贡墨皆取制于曹氏”。可见曹素功的技艺精湛,有“天下之墨推歙州,歙州之墨推曹氏”之说。
 
 
紫玉光 外文
 
 
紫玉光 龙玉光
 
 
曹素功逝世后,子孙继承祖业,世代相传墨锭制作技艺,对烟、胶选料一丝不苟,对墨模雕刻力求工细精微,并不惜重金聘请画师与雕刻名家,使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不断创新发展,至六世孙曹尧千达到鼎盛时期,相传曾在皇宫金殿之上制墨,后创《金殿余香》墨以记此盛事,传留至今。
 
 
紫玉光 新月
 
 
同治三年,它由苏州迁徙到上海,开设了第一家小铺面,算得上是上海开埠后的早期“移民”了。曾经历史悠久的老字号,在这个新兴之都却并不吃香。之后,如许多新上海人一样,开始了奋斗之路,并最终站稳脚跟,风光无两。它与海派书画结合,在上海完成了本土化,重新擦亮了金字招牌。如吴昌硕定制“寒香”,刘海粟定制“晁卿”,许多社会名流也都向曹素功定制墨,如李鸿章、顾廷龙等。
 
 
如今,即使传统市场萎缩,它依然默默坚守。
 
 
曹素功铺面地契 民国
 
 
曹素功墨业三百多年来历经岁月洗礼,这次展览主要围绕六个发展阶段:一是创业辉煌期。创始人曹圣臣(字素功)创办艺粟斋墨庄,首制十八品,进呈“黄山图”墨,获康熙帝御赐“紫玉光”,一举成名。二是历史鼎盛期。康乾盛世,墨业数代不衰,上继明墨精华,下创清墨新制,享“天下之墨推歙州,歙州之墨推曹氏”之誉,承制御墨、贡墨。六世业主更创“尧千制墨曹氏之冠”美誉。三是重振中兴期。清朝末年国运衰微,墨业不兴,更遭兵燹之灾。九世端友举家迁徙来沪,倍尝艰辛,重振旧业。经与海派文人合作,闯出“海派徽墨”新路,在上海滩扬名立万。四是重组发展期。新中国,上海笔墨业全行业公私合营,整组合并,其它制墨字号作坊全部归入“曹素功”旗下,“曹素功”由家族世传的作坊,转为国有,成为海派徽墨的唯一代表。五是十年黄金期。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改革开放带来出国热、探亲热、书画热、礼品热,需求猛增,产销特旺。恢复生产传统经典墨,与名家合作创制一大批新品,墨品质量更获最高荣誉——国家“金质奖”。六是转轨新生期。改革开放、企业转制,体制机制设计更新,增添新的活力,企业评为“中华老字号”、“文房四宝国之宝”,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黄胄试墨作品 1978年
 
 
香玉五珏-焕若 龙辅 荆璆
 
 
关山月试墨作品 1978年
 
 
曹素功墨业不仅仅是一个制墨工厂,也是一个中国传统工艺的优秀代表,更是中国书画的推广者。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