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区:红钢城的涅槃重生

时间:2018年02月0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青山区:红钢城的涅槃重生

鸟瞰苏式红房子

 

青山区:红钢城的涅槃重生

武钢博物馆内景一隅


□□   本报记者 刘妮丽
 

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是国家“一五”时期国家投资建设的新型工业基地。在青山区的发展过程中,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和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钢”)合并,传统产业面临转型升级。2016年,青山区政府对产业转型升级提出了目标,以青山区为落脚点,以文化创意产业助推一个城区转型升级。


应钢而兴
 

青山有3种颜色,一是红色,红与20世纪50年代火红的岁月密不可分,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10万产业大军聚集青山、建设武钢,这个过程中创造了现代化的工业城区。青山是应钢而兴、应钢而城,红钢城成为其代名词。二是绿色,青山区是武汉市山水园林城区,绿化率达44.4%,人均公共绿地面积达10平方米以上。三是蓝色,蓝色意味着活力、创新、开放,代表了青山区的人才、空间和区位优势。“从人才来看,青山区各类大中专院校和科研院所聚集,本科以上人才占1/4强。从空间来看,青山区未来计划征收土地1000万方,为后发赶超赢得优势和空间。从区位来看,青山区经过基础设施改造后,离武汉高铁站只有5分钟车程,离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只有40公里。毗邻汉鄂高速公路,与沪蓉等高速公路相连。”青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洁介绍了青山区的历史发展状况。

 

据记者了解,青山区还有着发展文创产业的资源优势。一是工业地产资源。青山区是华中地区的老工业基地,随着武钢和宝钢的重组以及武钢的去产能,包括青山船厂的转型和转产,腾退出相当规模的空置、闲置空间和厂房设备,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新空间。二是历史建筑。作为大工业时代的文明印记,青山区典型的标志性建筑就是苏式红房子,苏式红房子是上世纪50年代为了保证武钢建设大军的安居需要,由苏联专家设计和建设的,这些红房子都是清一色的3层楼,红砖、红瓦、红墙、红屋顶和红窗户,而且每12幢房子围成一个矩形结构,像一个四合院,中间是绿化带,从天空拍摄下来,它是一个大红的“喜”字。这些红房子有的在旧城改造中被拆了,但保留了一些街区作为历史文化建筑。三是民俗艺术。青山区集荆楚文化、商埠文化、工业文化于一体,独特的工业文化催生了一批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民俗艺术,如一冶工业版画、武钢剪纸、微缩式明代家具等。四是资源禀赋。青山区北邻长江,东部有多个湖泊,还有河港渠等一系列水资源,水体资源丰富。另外,有矶头山等5座山峰,与龟山隔江相望;公园有11座,除了戴家湖和青山江畔等,还有多家公园。五是文体传统。青山区是老工业基地,国有大企业集中,企业文化底蕴深厚,群众文化丰富多彩。
 

一区三城
 

未来,文创产业对于青山区的转型发展将起到引领作用。“一是以‘一区三城’战略推动城区转型。‘一区’创新引领,指以武钢为主体的大工业板块中,通过实施创新激励、激活、技术改造、产业升级来促进传统产业开花。特别是合理利用腾退的厂区空间来发展以智能制造产业为主的新兴产业,建设创新示范园区。2017年,武钢加大了转型升级步伐,青山区政府、武钢和清华紫光签订协议,准备在武钢的厂区利用腾退出来的空间投资30亿元建设清华紫光大数据产业园。‘三城’转型再造,一是红钢城商务城,这个城现在已发展成熟,围绕长江主轴按照品质化、差异化的思路打造滨江商务区。二是青山镇老城,这是青山之根,是青山的发源地。通过古镇的建筑复古、民俗再现和生态提升来建设有特色的生态小镇,这个小镇已经申报了湖北省特色小镇。三是北湖生态新城,按照生态理念、绿色理念在严西湖和北湖片区打造既有文化特色又有现代创新功能的特色小镇。”张洁表示。

 

同时,以“文化+”思维盘活工业遗产,青山工业文明是武汉工业文明的典范。作为上世纪50年代兴起的工业城区,青山区经历了60年的发展历程,积淀了丰富和宝贵的工业文明遗产。青山区将利用德国鲁尔工业园区和北京798艺术区的经验,盘活武钢、青山船厂等工业遗产,建设全新概念的现代生活空间和文化创意空间。保护性利用原有的生产设施,以武钢博物馆为原点和基点,连接厂区,设计一条“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工业旅游线路,同时盘活工业遗产空间,打造工业遗址公园。

 

“此外,青山区还将布局文化产业新业态,实现跨越式发展。一是将现有文化创意产业做强,包括创青谷、5.5互联网产业园等。二是引进优势企业,培育新型市场主体,做大做强骨干和龙头企业,促进青山文化产业的集群化和规模化发展。三是推动青山制造为青山智造。青山区工业设计领域资源丰富,希望通过发挥工业设计资源优势,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培育工业互联网新的增长点。”张洁表示。


青山绿水


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傅才武到青山区调研过两次,在他看来,只要抓住历史机遇,红钢城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那么,在武汉市新一轮城市布局中,青山区如何来把握发展机会?

 

“在国家层面来讲,长江新城的建设和打造是大手笔,它必然要引领武汉从三镇时代进入四镇时代。长江新城的选址已经公布了,那就是五湖到孙家矶,刚好在红钢城的对面。而长江新城是以生态文明、信息文明为基础的,而红钢城早期的工业文明遗迹通过凤凰涅槃形成的一种根,和东面的长江文明形成了反向互补。正因为有了红钢城,原来信息文明、生态文明是这样的,它就是这样一个镜像,看到武钢,就知道信息文明是在它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以它提供了参照性价值。”傅才武表示。

 

傅才武表示:“青山区站在国家由传统经济模式向新经济模式转型的风口上。青山应该把握住武汉城市的特质和国家在文化产业发展趋势这两条经纬线,让青山实现凤凰涅槃。”

 

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詹旭军建议:“青山区可以把资源做一个梳理和规划,盘点家当,看看有哪些位置和空间,哪个空间具备什么形态,把现有工业厂房的一些设备、工业遗产资源进行盘点,摸清家底然后再做规划。”

 

张洁表示:“青山区2017年做形象宣传,口号是‘青山绿水红钢城’。在面临城市区域转型升级时,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期待文创产业给未来的青山以及武汉带来更多的变化和发展。”
 

筑巢引凤
 

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举例说,文创与城市有机结合并促进城市的转型升级,有许多经验可以借鉴。一是活动引领。“青山区可不可以举办一个标志性文创活动,就像戛纳举办电影节一样,全世界都知道有戛纳这样一个城市。”宋磊表示。二是通过文化对城市进行全面内外宣传。日本熊本县有一个动漫形象熊本熊,是专门对这个县来进行外宣的。现在,熊本熊每年给熊本县带来上百亿元的经济价值。这就是动漫和城市内宣、外宣结合的案例。“当然,这些是表,要由表及里、融合发展,最终文创要和城市实体经济融合。比如,北京798艺术区现在变成了旅游景点,湖南的湘潭红色动漫和红色旅游融合发展,都是文创和当地的旅游经济结合的案例。只有融合发展,城市才有可能依靠文创转型升级。因为只做一个产业园让企业入驻不太容易,因为文创企业是‘候鸟’,哪儿政策好就去哪儿,你这个地区有什么吸引力呢?除非企业能与地区、园区深度融合。”宋磊说。

 

宋磊建议:“能否做一个卡通形象包装青山区的项目。青山区有这么多企业,每个企业是否要有卡通形象?青山区能否出一个项目,比如拨专款寻求设计方案,但必须入驻青山区的文创产业才有资格中标,这样就把企业吸引过来,打造完形象以后,给所有文创企业穿上卡通外衣,让他们利用文创把自己的形象发展得更好,这样青山区就成了中国动漫之区,设计之都的动漫元素都利用起来了。”

 

创青谷就是武汉很有特色的一个创意园区。创青谷创始人、武汉昙华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合伙人、投资总监俞罕鸣认为,文创行业是制造快乐的行业,从业者快乐了才能给用户带来快乐。创青谷与其他产业园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创青谷尝试打造企业生态,如同一个森林,要想让动物生活得快乐和健康,首先要引水、种树、种花,生态做好了自然有小动物进来,有小动物进来就有大动物进来,小动物和大动物就会互动,动物之间也会互动,还会产生新的物种,也会有淘汰、升级和变异。

 

“比如,25楼的企业和24楼的企业突然想到一个点子一起合作,这个过程中,我们做了一条数字文化产业链,每个企业在这条产业链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们作为孵化器,在产业链上看看还缺哪个环节,就投资和引入一家企业进来,哪个环节不足就通过投资基金去把这条产业链做大做强,这样,每个企业都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在产业园运营理念中,我们和企业不是甲方和乙方的关系,而是一个共生、共融、共同成长的关系。”俞罕鸣说。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