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时间:2017年11月3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者按: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深圳的样子,大型城市人文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通过系列人物的亲口讲述,以一个个普通人和当下的社会现实为纪录对象,记录他们眼中的深圳以及他们与这座城市的关系,记录他们生活其中的迷茫和困惑、激情和梦想、现实和感悟,从小视角来展现深圳大变化,从小切口来呈现时代大主题。深圳的开放、包容、创新,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它是一个“可以让人实现梦想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它是一个“有爱的城市”,一个有温度、有人情味、充满深切人文关怀的城市,这也是众多移民愿意留下来并为之奋斗的重要原因。移民的真情实感、真实生活,往往能够唤起真切的情感共鸣。

    城市化进程对人与人、城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也提出了不断协调的要求,如何使人与城市更好地相融?如何让城市更宜居宜业?深圳移民的故事深刻展示了这种协调的结果,这同样引人注目、发人深省。人是城市的主体,城市是人活动的场所。只有心灵契合才能演奏出和谐、优美的乐章。千千万万的移民成就了深圳,只有深圳真正与这些“异乡人”“移二代”融合为一体,才能唱响和谐发展的主旋律,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在深圳,当面对“你是哪里人”这个问题时,人们往往会下意识地想到自己的老家,而忽略了另一个抹不去的身份烙印:深圳人。

    对大多数深圳人来说,这座城市或许不是生命的来处,但一定是情感的归处。有人说:“一座城对于一个人的意义,很多时候,仅仅是因为那城里住着某个你牵情的人。”但深圳不同,30多年前,历史选择了深圳,数以千万之众从五湖四海迁徙而来,一个个闪亮的梦想,串起了这座城市辉煌前行的脚印,同时,城市前行的步履又点亮了每一个人的梦想。因此,深圳对于深圳人的意义,可能更多无关个人情感,而关乎一种精神、一种梦想甚至一种信仰。

    城市,在历史中产生,也在历史中变化。

    30余年风雨兼程,当年的小渔村摇身一变,成为一座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可当我们转身回望,试图重新勾勒它的时候,它却显得既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深圳,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深圳人,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到底是深圳这座城成就了深圳人?还是深圳人塑造了深圳这座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也很值得探讨的话题。

    “资源是会枯竭的,唯有文化才能生生不息。”从这一话题出发,我们萌发了做《城与人》系列人文纪录片的想法,期望借助影像手段,通过丰富的个性化故事来触摸这座城市的心跳,探寻这座移民城市的文化精神,以及移民文化对深圳人产生的影响。

    “城与人”关系的影像表达,首先要做的便是于茫茫人海之中,找到那个“对”的人。他(她)是什么样的人?他(她)和深圳有着怎样的故事?几番思考和讨论,设定“乡愁”“不折腾?会死!”“初来乍到”“他乡·故乡”“闯深圳”“难以离开的理由”“移二代”7个篇章进行拍摄,每个篇章拍3个人,且充分考虑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地域、不同背景、不同职业、不同国籍……以期产生最大的共鸣。尽管“深圳人”绝非这21个人所能完全代表,可你一定能从这21个人“有温度、够得着、追得上”的鲜活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摄制组曾远赴北京、云南、湘西和广东的湛江、肇庆、广州等地,跟拍记录人物活动,而在深圳主场,从东部的鹿嘴山庄到西部的深圳机场,从北边的观澜平安金融学院到南边的皇岗口岸,实拍大小场景逾百个。奔波、疲惫,却让摄制团队在精神上愈发“亢奋”,因为只有在这座城市的肌理中穿行,才更能理解这座城市的笑与痛。这不仅仅是一次拍摄,更是一次对深圳和深圳人的再发现和再认识。冰冷的建筑背后,隐藏的是自由的心灵、不羁的思想和燃烧的激情。

    爱上一座城的理由

    爱一个人,总有爱他(她)的理由;爱一座城,也有理由万千。

    尽管已经过去多年,但王澎涛依然清晰地记得他从部队转业后第一次来深圳的情景:“那是10月,北方的树叶已经黄了。我走在深圳的一条小巷里,却看到墙上还有一簇簇的勒杜鹃,树叶很绿很绿,阳光打在我身上,真好。”

    王澎涛和深圳有缘,他曾在“深圳号”导弹驱逐舰上当过8年枪炮兵。“面对着茫茫大海,什么都看不到,但始终坚信选择海军是对的。”转业后,他来深圳闯荡,机缘巧合,干上了“空军”(无人机),虽然也经历过创业期的迷茫和挣扎,但他仍然相信“选择深圳是对的。”“奔四”的深圳,海风轻拂,花开四季,阳光温暖,可是王澎涛爱上这座城市有了更重要的理由,“深圳自由,它能给你足够的尊重和包容”。

    与王澎涛不同,1983年出生的郑华章是个典型的“移二代”。生在天津、长在深圳、留学加拿大,原本很抵触做家族事业的接班人,现在郑华章则主动回归,扛起了汉光电子的大旗。郑华章说,7岁跟父母来到深圳,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变成了深圳人,现在“到了而立之年,外面的世界看过了,很多城市也走过,当面临各种各样选择的时候,我主动选择做深圳人,因为这座城市塑造了我”。

    无疑,包容、开放、充满活力……这是深圳的鲜明个性,也几乎是所有深圳人的共识。这样的城市,天生就适合不安分的人。“只要你有梦想,敢想敢做敢投入,能坚持,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梦想,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现为资深品牌顾问的卢伟杰,曾参与中国第一家麦当劳(位于深圳东门步行街)的开设。他认为,深圳最大的魅力在于,给所有寻梦的人提供了一个最接近梦想的舞台。

    在广东潮汕地区有一句老话:“宁可卖白菜当老板,也不给别人打工。”这句话印在了李诺夫的脑海里。19岁开始,他3次创业,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但他骨子里不认命、爱折腾,他觉得“深圳有好的创业土壤,也非常公平、包容,能让你不断试错,只要你敢想、敢做,就有实现的机会”。在最后一次创业的公司被华强集团收购后,现已为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执行总经理的李诺夫许了一个愿:“我要用我创业时的经验教训,帮助现在的创业者,让他们少踩坑、少走弯路。”

    “折腾是深圳人的天性。”为了创业,陈迪折腾进去很多钱,最窘迫的时候,刷过信用卡付工资。在蹚出了一条“金融+实业”的道路后,现在的陈迪也开始投资创业团队,但他“一定不投第一次创业的,就喜欢投多次创业并且失败过一两次的,经验再多,还不如自己走过”。

    同样,如果不是因为“有颗喜欢折腾的心”,作为火乐科技CEO的陈兴博,可能还是一名出色的工业设计师,也就不会有现在众多投资人青睐的坚果智能影院。“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的生活,我们选择折腾,我们的生命就燃烧在这里。”陈兴博说。

    活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样

    寒暑更替,人来人往。深圳是一个梦想之城,选择了深圳,就意味着你选择了“不一样”,和自己的过去不一样,和他人不一样。

    在沙画表演艺术家露莎的心里,深圳是色彩斑斓、充满活力的,它的开放与多元给予了她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深圳虽然没有悠久的历史,但是足以让我去描绘它的灿烂。它是一个能使我实现艺术梦想的乐园。”露莎说,深圳这座城市成就了她,她很喜欢舞台上的自己,享受观众的掌声,这是她最满意的生活状态。

    与露莎一样,青年画家唐海国同样也喜欢创作时的状态,“说累也累,但我觉得很开心。一天可能真的会画画8个小时以上,但对我来说时间是自由的。”唐海国专职画油画,从最初的无人赏识,到作品被联合国总部收藏,其间的酸甜苦辣唯有他自己知道。

    毕业“闯深圳”一年后,马玮娜果断决定把父母从老家接到深圳。十四载过后,当初那个略显稚嫩的西北女孩儿,已经成为年营业额超40亿元的供应链龙头企业路迪斯达的总经理,马玮娜说:“敢于追寻自己想要的就叫作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算闯成功”。

    定制婚戒品牌BLOVE的联合创始人陶延成,误打误撞进了珠宝行业。浸淫多年之后,他厌烦了大工业时代千篇一律的珠宝产品,想做不一样的品牌,于是开启珠宝定制化之路,为“中国造”在消费领域留下了一个浪漫的注解。在陶延成看来,深圳给他的,是其他任何一个城市都给不了的所以,他真的离不开这座城市,“在这个颠覆的城市,在这个创新的城市里,我要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AK黄是地道的“移二代”,曾是腾讯的一名UI设计师,她觉得自己和这座城市浑然一体,“都是从小孩长大,都像小孩一样,愿意学什么,愿意看什么,就去做”。她家住巴登村附近,在她眼里,这是一个充满市井味道的地方,也是最能代表深圳特色的地方。伴随着深圳的飞速发展,她现在喜欢做的,就是“在它消失之前,用文字和画记录下所看到、听到、闻到、吃到和回忆到的巴登村,把最重要的感受表达出来,同时能让人从中感受到深圳最真切的生活”。这也是她对这个写满她成长故事的地方爱的最深沉表达。

    深圳装得下所有人的梦想

    深圳很小,小到只有2000平方公里,但是它又很大,大到足以“装得下所有人的梦想”。深圳,不会嫌弃你的出身,不会关心你的背景,不会在意你的阶层,它唯一在乎的是你有没有梦想,有没有改变自己、创造未来的动力和欲望。

    1994年7月31日,黄艾艾签了一张保单,他根本就没想过这张保单所具有的里程碑式的意义——这是中国大陆第一张寿险保单。尽管起步时差不多是白纸一张,但这并不妨碍黄艾艾在服务客户的道路上逐渐明晰自己的梦想,“人生50岁才刚开始,我还不到50岁,很多事才刚刚起步”。

    来自湘西麻阳的“80后”苗族小伙子张平,小时候家里穷,“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吃上一顿肉”。1995年,14岁的张平揣着120元出门,南下深圳打工。这120元,是父亲卖了400斤稻谷(一家全年1/5的口粮)换来的。

    因为年纪小,初到深圳的张平吃了很多苦,“在工地上敲砖块,那时候一个月能挣100多元”“最多的时候同时做过5份工作,保安、水电安装、电梯保养……”2008年,张平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深圳是个不排外的城市,大家都有机会,只要你努力”。

    或许是过早品尝了背井离乡的苦涩,在深圳有了经济基础后,张平开始在老家植树造林、建工厂、做全域旅游,尽最大可能反哺家乡,“能让800多位父老乡亲不用背井离乡、不用离开自己的亲人,还能提高生活水平,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90后”的马翔宇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在广州读大学时他就喜欢深圳,凭着一股青春的激情入职深圳世联行。两年一晃而过,在与这座城市磨合的过程中,他“慢慢地梳理了自己,有哪些需要做的事情,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他看到深圳充满压力,但更充满机遇,“我想要与这个城市一起迎接挑战,共同成长,共同创造新的可能性”。现在,马翔宇带领一支小团队,在为梦想奋斗着。

    同样是“90后”的欧阳英豪,当初在一线城市里选择了深圳,因为这里“有更多的机会,更适合个人的成长”。来深圳一年多,已在影视广告行业崭露头角的他,对深圳却始终存在着一种“间离感”,这种感觉若即若离,充满挑战和未知……但也正是这种“间离感”,让他更知奋斗,更懂坚强和勇敢,因为“深圳这座城市可以让我成为我想成为的任何一个人”。

    他乡亦是故乡

    深圳,是一座移民之城。它以前所未有的开放之姿向世人敞开怀抱,无内外之别、无远近之殊、无亲疏之异。它像一个漩涡,在高速的旋转中不断生成向心引力;它又像一个熔炉,民族的也好,文化的也罢,只要投入其中,便“梦里不知身是客,直把他乡作故乡”。

    1995年,30多岁的美国人马立安从美国来到深圳,在白石洲一扎就是20多年,潜心研究“农村城市化到底是什么样的文化变迁,能产生什么样的文化地理”。只不过,她没有想到“深圳会变成这么重要的一个城市”,也没有想到,深圳会成为她的春天,让她的人生生机勃勃。

    2008年,深航机长Sandro Andre Poli决定和太太一起从巴西到中国深圳开始新生活,原本想待两年看看,谁曾想两年又两年,9年过去了,两口之家变成了4个人的欢乐家庭,用他的话说,两个孩子是绝对的“MADE IN SHENZHEN”。“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深圳是我的家,一个避风的港湾。”

    来自英国的创客——Jamie,虽然来深圳时间只有一年半,但是他非常喜欢这里,这固然是因为“它有一个完整的供应链。在产品制作上这个城市很有经验,并且可以在合理价格上做出很棒的产品”。但是,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深圳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地方, 在这里, 除了你有限的思想,没有任何东西会限制你”。

    爱,让城市更美好

    爱,是一座城市的润滑剂。一座城市承载的不应只有光荣与梦想,还应有人与人之间的守望相助。深圳人的善意和付出,铸就了深圳这座“爱心之城”,而深圳又在潜移默化中教会了深圳人怎样去爱。

    罗飞在深圳做了近20年投资。直到10年前,他和朋友在深圳音乐厅被维也纳少儿合唱团的演出深深打动。于是,便有了少数民族童声合唱团的公益项目——飞越彩虹,以合唱形式发现、分享、传递民族文化;10年后,飞越彩虹已在9个省市自治区22个少数民族聚居地成立了30个民族童声合唱团、器乐团和艺术团。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丽江塔城乡纳西族合唱团李惠雯老师眼里闪动着的晶莹泪花。我们知道,那是因为感动,因为感恩,因为再也不用担心纳西族的民歌古调失去传承。后来得知,飞越彩虹深圳团也已完成组建,它将是一个由多民族孩子组成的童声合唱团。

    罗飞说:“56个民族,无论大小,都是中华民族;沿海、边疆,不管远近,都是中国;都市、乡村,你曾走过的,你骄傲着的,都是家的方向。”

    黄汉信一直在伟创力实业(深圳)有限公司工作,20年未跳槽。这种长情,用他的话说:熟悉就是最好的。加入深圳义工后工作,除了上班,他都在深圳机场义工站,U站作为深圳向世界展示形象的一个窗口,它的传播价值无法估量。“深圳有多大,我的家就有多大。帮助他人就像帮助我的家人一样”。正是这种“家”的情怀,让这座城市更有温度,更有人情味。

    深圳经济高速发展,移民构成的现代都市需要与之相匹配的精神文明。在老家,熟人社会邻里互助是一种常态,到了深圳,陌生人社会的情感滋养与呵护,则落在了义工身上。因为义工是最好的“爱”的释放者和传递者。

    “90后”女孩陈丽有,2015年4月来到深圳,福田青年驿站是她的第一个落脚地,虽初来乍到,但“站友们”为她消除了陌生和冰冷。陈丽有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行业、职位,并拿下了公司创立以来金额最大的单子,“如果没有来深圳,我的眼界不会比现在开阔,不会接触那么多的新事物,也不会遇到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说,我现在所拥有的都是深圳给予的”。得到这么多温暖,陈丽有想要为深圳做点什么,她便加入了深圳义工。

    深圳,就是这样一座大爱之城,年轻人、长者都交织在爱的交响曲里,各有来历又各有故事。

    “‘宏大叙事’的中国梦,归根到底是‘具体而微’的个人梦”。深圳是一座移民之城,更是一座寻梦筑梦的梦想之城。人因城聚,城以人兴。这21个人,绝不是尾声,它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有人说,深圳,是我们在艰难迷茫时一个投奔的去处,是磨炼我们成长、施展我们才华、实现我们理想的疆场,更是我们值得用青春、汗水、血泪来灌溉的家园。

    深圳向所有人敞开了大门,并尽全力呵护每个人的梦想。在这个“母体”的怀抱里,只要你真爱过,深圳就不会成为你生命中的过客,哪怕步履匆匆,它也会将所有的温情镌刻在你的心底,永远铭记!

    总导演:张璇   徐皓

    制片人:燕南锦



 
大型城市人文纪录片
《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

 
故事梗概

 
 
    城与人·乡愁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张平:

深圳是回得去的故乡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露莎:

乡愁是一杯酒 深圳是梦想地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罗飞:

“飞越彩虹”传承民族文化

 
    城与人·不折腾?会死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陈迪:

爱折腾的“小白”享誉海内外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李诺夫:

深圳是让我不断折腾的地方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陈兴博:

用“中国设计”为深圳代言

 
    城与人·初来乍到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马翔宇:

恋上深圳   “赖着”不走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陈丽有:

深圳让我每天都有小进步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欧阳英豪:

在城市“间离感”中找到艺术氛围

 
    城与人•他乡 故乡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马立安:

20多年扎根城中村  探索中国城市变革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Jamie:

我在深圳制造滑雪产品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Sandro Andre Poli:

一位巴西飞行员的深圳梦

 
        城与人·闯深圳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王澎涛:

深圳的万家灯火,有我一盏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黄艾艾:

做实干家 不做演说家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马玮娜:

以幸福感作为成功标准的职业经理人

 
        城与人·难以离开的理由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黄汉信:

温暖他人 快乐自己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唐海国 :

画得“面目全非”,艺海却亦无涯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陶延成:

深圳,让奇思妙想落地成真
    城与人·移二代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卢伟杰:

来了都是深圳人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郑华章:

遇上深圳是我的宿命

人因城聚 城以人兴 ——纪录片《城与人—成就深圳移民城市的移民故事》手记
AK黄:

用画笔留住深圳记忆

    一座城市让你喜欢甚至爱上它,也许仅仅是因为那里有你熟悉的生活和熟悉的人。深圳显然不仅仅是这样,38年的改革岁月,让无数的人蜂拥而至,也让千千万万人选择了深圳,留在了深圳,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他们?

    作为移民城市,包容是深圳的最大特色。“来了就是深圳人”温暖了无数初来深圳的人,也让他们“直把深圳作家乡”。插画师AK黄说:“别人问我的家乡是哪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深圳。”“80后”汉光电子副董事长郑华章说:“我主动选择了做深圳人,因为这座城市塑造了我。”深航机长巴西人Sandro Andre Poli和太太一起在深圳生活9年,两口之家变成4个人的欢乐家庭,他说:“我的两个孩子都是绝对的‘MADE IN SHENZHEN。’我理所当然认为深圳是我的家,一个避风的港湾。”深圳在千千万万的移民心中早已成了他们的家,成了他们实现梦想的地方。

    然而,作为生活在深圳的异乡人,他们又各有各自的情感和丰富多彩的生活

    一、乡愁

    乡愁几乎是每个来深圳的异乡人摆脱不了的情感,他们或深或浅都与故乡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有这么一群人,从最贫穷的乡村走出来,当他们置身繁华的都市,面对贫富的强烈反差、乡村文明和城市文明的碰撞,乡愁便时常萦绕身边。张平、露莎、罗飞们在矛盾冲突下的迷惘、纠结、期盼以及内心的煎熬,常常能引发我们对城乡二元结构和时下中国城镇化道路的思考。

    二、不折腾?会死

    作为“创客之城”“创客天堂”,深圳、华强北早已在全球创客圈中声名大噪。而创客就是一群天生喜欢折腾的人。对创客来说,不折腾,永远都是“做梦君”!折腾,才是对梦想的尊重。李诺夫、陈迪、陈兴博就是这样的人,他们认为,“折腾,是深圳人的天性”。在很多人眼里,他们是“异想天开”者,甚至被认为“神经错乱”,然而这恰恰是这群人非同一般的气质所在。敢想敢做,这也正是大部分人所欠缺的。

    三、初来乍到

    对于刚刚从大学毕业来深圳找工作的年轻人,他们初来乍到,往往踌躇满志,立志要干出一番伟业,但结果很有可能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迟迟找不到工作、简历石沉大海、手里的钱捉襟见肘却又不想向家里伸手要钱,“城中村、十元店、青年驿站”成了他们最初的记忆,他们沮丧甚至绝望,夜晚无聊地躺在草坪上眼神空空地看星星……曾经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故事中隐隐约约有着我们自己的影子。马翔宇、陈丽有、欧阳英豪各自讲述了他们的故事,他们选择深圳,是因为这里“会有更多的机会,更适合个人的成长”。他们甚至想要同这个城市一起迎接挑战,共同成长,共同去创造新的可能性。

    四、他乡·故乡

    开放、多元、国际化,是深圳城市文化的标签。在深圳的“移民”构成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国人。虽然他们国籍不同、语言不通,但很多人都在深圳工作、生活了很长时间。而深圳就好像是一个大熔炉,让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人走到了一起。对他们来说,深圳既是他乡,也是故乡。美国人马立安、巴西人Sandro Andre Poli、英国人Jamie各自讲述了他们在“他乡”的故事,分享了他们如何主动融入到这座城市的故事。

    五、闯深圳

    作为个体的“人”的精神可以塑造作为整体的“城”的气质。作为特区,深圳在固有格局中需要“杀出一条血路”来,闯深圳的人,同样需要“杀出一条血路”。只要深圳这座城市存在,那么,闯深圳就是一个长期命题。就闯深圳而言,可以是智慧、是勇气,可以是胆略、是坚持,也可以是激情是渴望……路迪斯达总经理马玮娜说:“敢于追寻自己想要的就叫作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算闯成功”。王澎涛、黄艾艾等也各有各的故事。

    六、难以离开的理由

    爱上一座城市有千万种理由。高房价、高物价、高压力是深圳的现实,在这样的现实下,逃离北上广深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可是,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离开了又回来或者难以离开。是什么让他们喜欢深圳?又为什么难以离开?宜人的气候、优美的环境、完善的公共服务、优厚的民生福利,是深圳吸引人们的重要原因。然而,更重要的是深圳有 “家”的味道,“家”让这座城市更有温度,更有人情味。黄汉信、唐海国、陶延成说,深圳是座“爱心之城”,这座城市承载的不仅有光荣与梦想,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守望相助。爱,让这座城市更加美好。

    七、移二代

    “移二代”是那些小时候跟随父辈拓荒的足迹来到深圳,或者在深圳出生、长大的年轻人。他们身上既有父辈们潜移默化的传承,也有深圳这座城市的气质。身份认同曾是长期困扰他们的一个命题,但随着他们身份认同感的建立,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独特的城市文化与自我认同感正逐渐明晰。包容、兼收并蓄是深圳的文化特质,当年轻一代形成自己的文化认同与归属感之后,他们会不会继续保持这一特点?卢伟杰、郑华章、AK黄用亲身经历来讲述他们的故事。建市仅仅30多年的深圳,更多深圳人的身份认同处于形成阶段。目前,深圳依然是大部分年轻“移民二代”的期望和保守的选择,他们是将深圳视为“乡土”的第一代人,亦承载了这座城市的未来与希望。


    本版策划统筹:林金华 戴波 刘大创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