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护法》能否开启新篇章

时间:2017年08月1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原标题:
填补成人动画电影缺口
《大护法》能否开启新篇章
《大护法》能否开启新篇章
《大护法》电影海报

    本报记者 唐弋

    近日,由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线影业”)、天津市好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传文化”)出品、虫左道右工作室监制的原创动画电影《大护法》,在一片争论声中与观众见面了。影片讲述了奕卫国大护法为寻太子误闯花生镇,卷入一场被欲望支配阴谋的故事。《大护法》刚一上映便引起一片轩然大波。作为动画电影,《大护法》有哪些尝试和新突破?记者采访了好传文化创始人、动画出品人之一尚游。

    不仅要有情怀 也要敢于尝试

    尚游把《大护法》定义为类型电影或实验电影,是因为在此部动画电影中有太多的尝试和新突破。

    《大护法》采用中国山水画绘画风格,在观看电影时不仅可以看到鲜艳但不艳俗的色彩,也可以看见浓淡相间的水墨。不仅如此,在画风上,其人物身材比例十分夸张,有的头和腿直接连在一起,有的高得出奇,人物比例在非常规的状态下,和谐地讲述着有些血腥、残酷的故事。

    尚游告诉记者,运用水墨画风主要是想做出与众不同的作品来,在整个电影中,观众可以看到留白、解构,这些都是属于中国美术体系的内容。

    《大护法》并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合家欢”的动画电影,它不同于好莱坞或者迪士尼的诸多作品。在影片一开始,其就“警告”观众,本片只适合13岁以上的观众观看。言外之意是,《大护法》作为一部动画电影,并不是给儿童看的。

    “一般来说,一家男女老幼都可以看的动画电影属于‘合家欢’动画,但真正做到这一点却并不容易,既需要成熟的行业体系,又需要有很强的能力。其实,动画不一定只有少年儿童这样狭隘的市场,在欧美和日本都有面对成人的动画市场。”尚游说。

    南京广播学院动漫专业教授徐哲晖认为,动画并没有给孩子打上专属标签,这是很多人对于动画的误解或是狭义理解。在我国,成人动画市场尚未被挖掘,具有很大潜力。将儿童动画与成人动画分开,也是从孩子理解能力和接受能力的角度出发。

    有些媒体认为,《大护法》是中式水墨与打斗融为一体,是抓人眼球的“中国式暴力美学”。不管怎样定义,《大护法》瞄准成人动画市场打响了一枪,也引发了人们对于动画分级的讨论。

    投资不太多 风险有预估

    《大护法》属于小投资电影,在投入之前,出品方、发行方对于电影本身的风险都有预估,但同时对于票房充满了期待。

    《大护法》制作3年,投入成本约为2000万元,几乎等同于一部小制作、小成本的电影的投入。据猫眼票房统计,其上映第一周票房不到1500万元,却在第二周周末一鸣惊人,创造出8000万元的票房。也许对于同期或正在热映的其他电影来说,这样的票房并不算太多,但对于动画类型片的初次尝试,8000万元并不算一个坏成绩。

    “《大护法》有很多新突破,它不仅是在《电影促进法》颁布之后第一部自主分级的电影,同时也是院线电影中勇于尝试和突破的例子。”尚游说。

    就是这样一部勇于尝试和突破的电影,在最开始寻找投资方时十分艰难。因为对于观众群有明确的划分,又是一部带有实验性质的动画电影,制作方好传文化吃了很多闭门羹。最后,在看过公司之前的动画片之后,光线影业决定投资。

    在拿到光线影业的投资之前,好传文化分别在国外和国内进行了两轮众筹,分别获得了2万美元和3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虽然这些钱对整部动画电影的投入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也算努力之后的收获。于是,好传文化将众筹来的钱用在了影片包场和点映上,并在点映过后收集粉丝意见,对电影进行改进。

    “因为不适合孩子观看,所以我们对于风险有预估,但我们也希望能获得更好的票房,因为我们投入了很多心血,也希望用好的票房成绩让投资人和市场对这样的类型电影充满信心。”尚游说。

    制作成本成制约创作的最大问题

    据记者了解,《驯龙高手》制片成本为1.6亿美元,《玩具总动员3》制作成本达2亿美元;国产动画《魁拔》系列制作成本3部加起来约为1亿元人民币,《大圣归来》的成本在6000万元人民币左右……相比而言,《大护法》制作成本并不算高。

    记者了解到,《大护法》预计将推出三部曲。为了加强电影的品牌效应和长尾效应,制作方还推出一系列电影衍生品,并在7月20日举办“不思议的迷宫”活动以回馈长久以来支持《大护法》的粉丝们。

    上映以来,影片引起的讨论就一直不断,有观众表示:“我只能说,这是我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的国产动画电影,起码它试着告诉我某些东西,而不是拿我的智商当摆设。对于我这种不看电视电影,只拿二次元做消遣的成年人来说,它在我心里就已经是经典了。”也有观众表示:“动画不一定是给小孩子看的,更多、更深的意义是用来警醒大人的。”但也有观众持相反观点:“电影的细节有很多‘槽点’,如场景变换经常靠简单粗暴的黑屏,配角明明勾人兴趣却总是一笔带过,最后的彩蛋更是扑朔迷离。”

    对此,徐哲晖认为,每一部作品在呈现给观众后都会引来不同的声音,这不是一件坏事,表明观众对作品的关注。影片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不得不承认,作为实验电影和类型电影在动画方面的尝试,制作方真的是用心良苦,而且十分真诚。

    “很多人将《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和《大护法》并称为光线影业的‘三大’,但我们知道,我们在制作中还有一些遗憾。因为预算不多,制作成本就成了制约我们创作的最大问题,我们的影片创作只能维持在小成本电影的范围;同时,制作周期有限,在画面品质方面还有提升空间。”尚游说。

    在资金投入有限的条件下进行大胆尝试,或许就像其片尾曲演唱的那样,只有面对、放下才能获得自由,永远用一颗赤子之心面对世界。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