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产业释放“幸福”新动能

时间:2017年08月0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休闲产业释放“幸福”新动能
休闲产业进入发展红利期

    本报记者 鲁娜

    “‘十三五’期间,以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五大幸福产业为依托的休闲核心产业,在消费者需求高涨、国家对幸福产业整体推进、休闲产业供给侧改革、休闲相关政策密集颁布实施等因素的推动下,将释放新的发展动能。”近日发布的《休闲绿皮书》(2016年至2017年)显示,五大幸福产业将逐步融合,形成幸福混业态,复合型将成为休闲发展的主要形态,并最终主导人们的休闲生活

    记者了解到,该份《休闲绿皮书》由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表示,虽然休闲产业进入产业红利期,但中国休闲产业发展的短板在于供给侧,也就是说,休闲产业的突破口正是政策、产品、空间和时间等方面的供给侧改革。

    休闲产业红利期热潮涌动

    从1986年开始,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一直对北京市居民生活时间分配进行抽样调查。该中心主任王琪延告诉记者,根据调查数据显示,北京市居民休闲活动频次(一年中进行过休闲活动的天数)在20年间增加了21.8天,休闲消费支出在5年间增加了3536.5元,其中,旅行游玩的平均消费支出增加得最多,为2480.2元。

    对此,王琪延表示,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休假制度的变迁以及居民收入的增加、劳动时间的大幅缩短,虽然北京市居民周平均休闲时间减少,但全年拥有越来越多休假日数,休闲活动频次增多,居民休闲消费能力在不断提高。

    “工作日忙工作,节假日忙休闲”这一越来越明显的现象,并不仅仅出现在北京市一地。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秘书长金准表示,随着去年以五大幸福产业为代表的中国休闲产业被提上国家战略高度,日趋刚性的休闲消费扩容升级,对经济增长的驱动作用越发突出。

    在此背景下,休闲发展环境不断完善。在区域实践基础方面,各地休闲发展各具特色、各有突破;在公共服务基础方面,休闲公共服务体系形成制度化保障;在产业发展基础方面,各路资本热潮涌动,正在形成新的投资格局。“持续高涨的需求和一系列政策的出台,预示着中国休闲产业已经进入产业红利期,其重要的标志是一批‘独角兽’休闲企业的崛起。”金准说。

    不过,《休闲绿皮书》指出,虽然2016年以来新出台的相关政策、法规充分体现出对城乡居民休闲需求的重视,但这些政策只对应人们的一部分休闲活动,且彼此之间的关联性不强。《休闲绿皮书》建议,应对所有涉及休闲发展的政策进行必要的梳理,重视休闲公共政策的整体性、衔接性。

    金准同时也建议,休闲发展需要顶层设计和地方实践的共同推进。一方面,《国民旅游休闲纲要》等顶层设计中对休闲的推进,都需要政策层面的整合、深化与细化;另一方面,无论多么理想化的政策框架,如果没有地方的响应以及探索,都无法真正落实下去。他表示:“地方应抓住难得的政策窗口期,广泛探索、大胆尝试、多维实践,休闲产业的发展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休闲供给侧亟须转型

    “中国的休闲要素日趋国际化,令中国的休闲者们快速步入地球村,中国休闲正进入地球村时间。”金准告诉记者,除了国际化特征外,科技成为国内休闲产业发展的新引擎,“互联网+休闲”成为产业升级主流。

    毋庸置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生物识别、可穿戴智能产品等新技术的突破和应用发展,为休闲产业带来了新的创新空间。VR、AR、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科技圈内的概念均被迅速引入旅游等休闲体验中,并快速产业化。

    在新科技时代,《休闲绿皮书》进一步指出,信息的碎片化,线上线下活动的交互,产生了更为多元的休闲形式。这些有别于以往的新的休闲行为和需求,正在重塑中小城镇的休闲空间。也就是说,人们去往某地休闲的动机不再仅仅是物质产品,更在于能得到怎样的环境、氛围、互动和服务。中小城镇公益性、商业性的休闲空间普遍体量较小,通过多元的跨界活动和休闲生活方式的引导,将大大增加人们对这些休闲空间的认可和需求黏性。

    而在供给侧,业态融合则成为休闲产业的重要特征。金准介绍:“在业态融合中,有‘旅游+文化’形成的文化旅游,‘旅游+体育’形成的体育旅游,‘旅游+健康’形成的健康旅游,‘旅游+养老’形成的养老旅游,‘文化+体育’形成的文化体育,‘体育+健康’形成的康体活动,‘体育+养老’形成的老年体育等,这就是以幸福为主题、以需求为引领的幸福混业态。”

    不过,从另一角度看,《休闲绿皮书》指出,当前我国社会迅速分层,休闲需求也随之拉开层次,适应当前迅速崛起的中产阶级休闲需求的产品仍然有较大缺口,导致部分需求被挤到国外。休闲产业要发展,应特别注意如何匹配这部分人群的需求,发挥市场、科技等多方面的力量,推动休闲供给的快速迭代转型。

    随着休闲产业进入发展红利期,休闲产业投资也正在不断加码。《休闲绿皮书》指出,更大规模、更复合也更复杂的休闲产业投资逐渐成为主流。

    “但是,一些地方仍然在用工业化的思维发展休闲,追求投资规模、速度,层出不穷的文化新城、旅游产业园、养老新区即是例子。在大量休闲投资项目攀升至几十亿元甚至百亿元级别时,就累积了大量的投资风险,重复性投资、超前性投资和泡沫性投资泛起。”金准表示,休闲产业投资,要摈弃工业化发展思维。

    不能照搬美国经验

    美国休闲学者杰弗瑞·戈德比在《休闲绿皮书》中指出,中国正处于快速变化时期。日益加深的人口老龄化、蓬勃发展的消费型社会,正在改变着经济格局。高新科技正在重塑经济,独生子女政策已然结束。高校越来越多,中国年轻人的行为和人生观更加与世界接轨。“更重要的是,中国城市化的推进速度惊人,在未来不到10年时间里,可能会有70%的中国人居住在城市里。”杰弗瑞·戈德比表示,所有这些复杂的形势意味着休闲对中国人来说越来越重要。

    更多的假期、更短的工作时间和不断增长的收入,意味着更多中国人有休闲空间。要拥有这样的休闲空间,需要推出更多休闲政策,并将这些政策落实到城市里。

    从国际经验来看,杰弗瑞·戈德比介绍,美国民众对于休闲的需求被三大类组织所占据,与之相关的政策法规因市政府和州政府的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是政府休闲服务组织在私有非营利性休闲组织的协助下,为民众更好利用休闲资源发挥了重要作用。商业性休闲组织虽然在某些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但在其他方面却未必如此。

    谈到不同之处,杰弗瑞·戈德比指出,尽管中美休闲产业发展过程中存在众多相似之处,但在美国城市的发展过程中,除了为便利手工制造商品的运输,政府规划工人住在工厂附近或交通便利的地方之外,并无其他专门规划。政府在休闲服务领域的参与,只是满足城市人口对有益健康的休闲机会的需求而已。

    “因此,对中国而言,美国最值得借鉴的经验是,中国城市休闲产业发展能否取得成功,与国民是否能够体验到有意义的休闲活动密切相关。应继续坚定不移地为城市休闲发展出台政策法规,当然,这并不是建议中国城市休闲政策照搬美国。中国政府可通过加强与城市居民的合作,来确认当前中国城市休闲的新特征,并制定政策法规来解决这些新问题。”杰弗瑞·戈德比说。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