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Lab木艺实验室:玩木不“丧志”

时间:2017年05月3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MYLab木艺实验室:玩木不“丧志”

MYLab木艺实验室展区

 

        □□本报记者 裴秋菊

 

        浙江杭州万塘路的一栋写字楼的地下一层,1500平方米的空间被sawstop台锯、Powermatic带锯、平刨压刨、费斯托的砂光机榫卯机、多米诺、海威、中央集尘设备分割成一个个小区域。电锯声以及榔头敲敲打打的声音不时入耳,恍若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就是水杉创办的M.Y.Lab 木艺实验室(以下简称MYLab),一个全新模式的木作开发空间,用年轻人创新与开放的思维搭建的现代木工坊,为喜欢动手、热爱木头的朋友提供优质的平台。

 

        辞职创业 “去做一个骄傲的木匠”

 

        水杉研究生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的平面设计专业,曾在阿里巴巴集团内刊杂志做视觉总监。在工作的几年里,他每天规律地上班下班之余,把玩木头当成了最大的乐趣,他的微博名称就叫“玩木丧志”。

 

        2011年,他在论坛上看到一家木工坊正招义工,就马上报名参加了。在那里,他从单纯的喜欢转化到动手实践。“玩木工最大的乐趣在于无论外面多么喧闹嘈杂,我都能专心地沉浸于自己的创作,享受这种与自己内心交流的时刻。玩木工既是一种休闲娱乐方式,也是一种劳动产出,当最后作品完成的时候,那种由衷的成就感是其他娱乐方式难以替代的,这也是我们享受玩木工的主要原因吧。”水杉说。

 

        在这个小小的木工坊里,水杉认识了一批和他一样喜欢玩木头的朋友,其中就有水杉现在的合伙人——“大师兄”徐广举,两人因木结缘,很快就有了很深的交情。“我和大师兄是那么多木友中最合拍的,对木作的想法和理念等都很相似。”水杉说,这也是他最终选择“大师兄”成为合伙人的最重要原因。

 

        后来木工坊由于经营不善而倒闭,2013年初,水杉和大师兄干脆自己在杭州郊区租下了180平方米的农民房继续玩木头。在玩木头的几年间,水杉发现,其实社会上有很多喜欢木作的人,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去施展这方面的天赋。于是,他和“大师兄”成立一个木作学堂,专为木作爱好者提供交流、学习的场所,他们把这个学堂取名为“木友课堂”,这也是“M.Y.Lab木艺实验室”的前身。

 

        “2014年7月底,我在辞职表格上辞职原因一栏写上‘我要去做一个骄傲的木匠’,算是给自己上一份工作画个句号,也为自己接下来的行程加油鼓劲,当时把老板震惊了。”水杉笑着说。自此,水杉开始全职创业。

 

        以木会友 帮助木艺爱好者圆梦

 

        在国外,木工DIY是一个非常流行的大众爱好,很多家庭有自己的私人工坊。以美国为例,有超过4000万个木工工坊,针对爱好者的周边产业高度细分、品类繁多,仅台锯一项就可以独自支撑起一个庞大的产业,而在国内却远非如此。国内的木艺爱好者圈子最早兴起于2001年前后,但多为圈内人小范围的自娱自乐,并没有规模化、开放性的木工坊出现。

 

        一次偶然的机会,去台湾旅游的水杉参观了当地的木工坊,带给他很大的触动:台湾有很多对外开放的木工俱乐部,可以为木艺爱好者提供施展天赋的空间,但当时在大陆却很少有这样的俱乐部。水杉很想自己做一个类似的木工坊,专为木作爱好者提供交流、学习的场所,以帮助更多的人追梦、圆梦。MYLab的出现,在这一领域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水杉介绍,创业初期,他和“大师兄”拿出了几乎所有的积蓄,仅设备就投入了30多万元。“当时国内可以购买的针对个人DIY的设备品牌很少,还没有人意识到DIY设备市场,所以购买设备时也很费劲。所幸,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水杉说。

 

        经过3个多月的筹备,2014年5月,“木友课堂”通过微信推出第一个课程,并向社会发出招生信息。“没想到报名的人那么多,原计划第一批只招10人,满5人就开班。没想到,招生信息发布一天半,就有14人前来报名。”水杉说。为了保证教学质量,他们从中选取了13名作为首批学员。

 

        第一期的培训为期一个月,共48个课时,手工和机械混合,主要教学员做三样家具:方凳、四脚八叉凳及较为复杂的燕尾榫盒,学费是2800元。首次招生的成功,给了水杉他们很大的信心,他们相信这是未来的趋势。

 

        打开水杉的微博发现,MYLab迎来许多大师级人物前来授课,同时也吸引了很多专业人士来这里体验学习。MYLab为什么会有如此魅力?“一是我们的团队以年轻人为主,心态开放;二是基础设备先进;三是环境好、体验佳。”水杉回答得很干脆。但在记者看来,关键是客户对他们的做事方式以及他们对行业的理解比较认可,所以一旦他们组织活动或者课程,客户的参与度就会很高。

 

        单店复制 开创城市生活第三空间

 

        随着MYLab的发展、团队的扩大,早期还授课以及进行课程开发的水杉和他的大师兄早已不在授课一线,而是转向团队的管理、市场营销以及业务拓展等方面。

 

        现在“木友课堂”依然作为培训品牌,为客户提供更多有意思的木作课程,除了木作培训,还增设了俱乐部会员服务、家具展示、工具销售等更多服务。

 

        水杉介绍,MYLab实行会员制,收费模式按照月度、季度、年度计算。同时,MYLab设有专门的木材商店,可以供会员挑选喜欢的木材,多为市面上较流行的家具材料,如美国的红樱桃、黑胡桃、德国榉木等。如果商店里没有用户需要的木材,用户可以自己带。

 

        对于盈利模式,除会费、木材商店消费及培训费(不仅针对会员,而是面向所有人)外,还有一些企业的团建费用。水杉表示,让企业家体验木工一是为了培养团队协作意识,二是让学员感受工匠精神。做木工尤其注重品质,MYLab重视的是一点一滴把原料打磨成型的过程。

 

        水杉将自己的木工坊定位为服务行业,“重点是服务好自己的用户,通过这些用户将我们想要表达的生活方式宣扬出去。”

 

        如今MYLab的发展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在水杉看来,第一阶段是尝试阶段,杭州店是他们进行木工坊运作最好形态的一次尝试。在这一阶段,水杉希望以有效的资源利用、较低的成本、较合理的布局,完成高效的使用体验。“杭州店是我们做的一个尝试,规划了一个行业的雏形,目前已经构建出了我们心目中的一个木工坊的形态,建立了单店模型。第二阶段,我们会将其复制到其他城市,把木工坊做成一个连锁木工俱乐部,做成木工爱好者的城市生活第三空间,希望能带给人们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水杉说。据悉,MYLab上海店已完成装修,并于5月底开始营业。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