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里的北欧设计师

时间:2017年05月1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陈璐

 

        Max Gerthel是一名来自瑞典的设计师,他的中文名叫做晓麦。9年前他第一次来到北京就被这里的活力所吸引,2010年选择移居北京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如今,他已经扎根在皇城根下面的胡同里工作了7年。

 

        北京充满了无限可能

 

        谈到为什么做设计,Gerthel表示,自己很大程度受到了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从非常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设计,因为我的家里就有非常漂亮和经典的设计艺术品。”

 

        Gerthel出生于一个充满了设计、建筑和艺术氛围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建筑师,母亲则在1987年开始经营瑞典的一家建筑和设计相关的画廊。这家画廊不久后转型成为一家设计品商店,现在被姐姐接管仍旧在瑞典营业。对于Gerthel而言,生于这种家庭环境之中,不接触设计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我长大一点后,父母亲还会经常开车带我到欧洲各地旅行,参观很多美术馆以及重要的建筑作品。回首我的童年时光,这段经历深深地影响了我,它令我感受到设计可以影响生活,同时生活也能影响设计。”

 

        Gerthel毕业于丹麦皇家美术学院建筑系,在巴黎和哥本哈根工作后,2008年,他第一次来到北京,在MAD建筑事务所实习,并邂逅了自己的妻子。

 

        “北京充满了无限可能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2010年结束学业以后,Gerthel便决定迁居北京开始自己的设计生涯。

 

        2014年,Gerthel带着他的作品亮相北京国际设计周。活动结束后,家具品牌“造作”创始人舒为联系了Gerthel,他的Freelancer Chair(8点椅)与Omni Table(随形桌)被选入生产。Omni Table实际上是Gerthel 为自己的公寓所做的一个设计,它的自然曲线设计,打破沉闷位序,既是工作桌也是餐桌。这是Gerthel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一件设计作品,“市场上暂时还没有跟这类似的桌子设计。”Gerthel略显骄傲地表示。

 

        小型设计工作室面临挑战

 

        从一个小工作室起步,设计师通常很难找到能够以高品质进行产品制作的供应商,因为大部分的供应商都要求作品能够达到很高的订单数。当Gerthel寻找可以生产作品并且还能够提供生产流程帮助的供应商时,遇到了很多挫折。

 

        “大部分供应商并不明白将一件设计作品从想法到最终制作成成品需要很多的测试环节。”但是选择与“造作”合作使得这件事情最终变得容易起来。“他们能够控制生产流程,只让我参与到那些最重要的设计环节中去。”

 

        在欧洲,有很多在与设计师合作方面经验丰富的小型供应商,他们能够提供批量生产,给了设计师很多自由。实际上,Omni Table(随形桌)也在瑞典由一个小型木制品工作坊生产,这里制作的随性桌顶部是实木的。不同的工艺给了同样的设计不一样的感觉,但因为制作成本的不同,这家木制品工作坊生产的随形桌价格也比“造作”生产的贵了十倍。

 

        因为家具是一种满足日常需求的产品,将日常生活还原为本真,非常具有功能性,在餐厅、书房、客厅等不同的场景之下具有不同的意义。所以当Gerthel进行一个设计项目的时候,都会去思考这件作品在不同场景下的特别之处。它可能是一种感觉、一种视觉或者空间元素,但它一定是这个项目中最核心的部分。有时候,这个元素来自于直观的绘图和思考过程,有时则来自于对客户以及市场需求的分析。

 

        而除了考虑建筑空间的不同功能性外,当地的文化和历史背景也会对设计作品产生不同的影响。这件设计如何和当地的传统建筑空间相关联?有什么其他文化影响是需要重点纳入考虑的?Gerthel表示,当他找到能够连接新的想法和既存事实情景之间的关系时,就可以开始着手设计,使设计功能强化并适合生产。

 

        好的设计如同好的音乐

 

        由于家具设计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Gerthel认为,好的建筑和室内设计能够创造一种好的家庭环境,对家庭成员的健康和幸福指数产生积极的影响。

 

        这与音乐有点类似。音乐可以让家庭成员聚集在一起,为大家创造非常美好而难忘的时光,甚至当你老去都会怀念这样的时刻。家具和设计同样如此,它们能够为家庭中的每个成员提供一个愉悦身心的日常居所。同时,设计和音乐都是一种极具创意的艺术形式,这种艺术的魅力天然能够吸引人们聚集在一起。

 

        当Gerthel做设计的时候,音乐带给他灵感和力量。当他不希望有很多干扰的时候,会听 Philip Glass的钢琴曲或者Miles Davis的爵士乐。而当他处于一种很紧张的工作状态时,又会选择听German techno或者Steve Reich的小古典。当不工作的时候,他又会听一些电子音乐,比如Junior Boys, FKA twigs和Blood Orange。

 

        虽然在家具设计中,行业的创新非常缓慢,但Gerthel认为,如同因为电子技术的出现才有了电子音乐,一些新的技术出现也将会改变家具的设计和生产。比如3D打印,它将使顾客能够以合理的价格制作非常特殊的家具,并推动设计师探索新的设计形式。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