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仄:突破传统的创新设计

时间:2017年05月08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谭  笑  本报记者 裴秋菊

 

        不喧哗,自有声。人不在江湖,江湖却有他的传说。在家具圈,浙江东阳手作木雕出身的家具人傅军民,突破传统意义上的家具制作,用简素致精诠释了作品创意的精髓。

 

        傅军民早年间北上京城从事家具行业,先后创立北京宣明典居古典家具厂以及平仄品牌。傅军民不喜交际,酷爱待在工厂里琢磨家具那些事儿。潜研数年后,他在设计方面的“任督二脉”似乎被打通,频频为人们呈上优秀作品。

 

        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曾辉这样评价他:“平仄主导与主创者傅军民有着由内而外的创新勇气和信念,他出身东阳木雕传统手作世家,却没有拘束于传统的控制,反其道而行之,从手作出发,以简素致精的审美格调寻找传统手工的现代转化方式,从硬木作到景泰蓝,设计意识改变着传统形态,而敢于突破自己更是一种设计意志。”

 

        传统工艺融合创意和精工细作才有未来

 

        景泰蓝提盒、景泰蓝托盘、竹嵌几何屏风、观岚屏风、大漆书柜、福寿大漆多宝阁、围漆沙发、红框圆形屏风……平仄这一系列作品温润灵动、优雅隽永、简素致精。大红、黄色、蓝色……这些艳丽的色调在傅军民手里却雅致得很。用黑白灰做出高级感、做出简素很容易,但是用红金蓝也能调和出安静的味道,令人不得不佩服傅军民在设计方面的功底。

 

        “良禽择木而栖,仁者择木而用,淡泊其志,心若鲲鹏游于寰宇。家具之美,须分寸毫厘皆适,精巧夺天工,堪称大美之器。”为了这须分寸毫厘皆适,傅军民费尽心思。比如,被业内奉为艺术精品的景泰蓝提盒,景泰蓝正名“铜胎掐丝珐琅”,复杂而繁琐的掐丝工艺让许多手艺人望而却步,傅军民却背道而驰,省去“掐丝”环节,直接点蓝、烧蓝,而且图案是渐变的山水写意。他找了几家景泰蓝工厂,前后试验100余次,用了两年多时间,才打磨出画境般的青蓝色。“传统工艺融合创意和精工细作,才能有未来。”他非常清楚他的方向。

 

        景泰蓝提盒似乎是能窥见傅军民审美体系的一个密码,也是他对美好事物浓缩后的表达。景泰蓝提盒那渐变的山水写意,会让人想到他是否在向他喜爱的水墨革新派代表人物沈勤致敬。嵌边的金铜,让飘逸的渐变蓝多了一丝雍容华贵,提手沿用的还是他在大宗家具里圆润与洗练的线条,不拖泥带水,赋予器具一气呵成的优雅,既古典又现代,既东方又世界,既独树一帜又包罗万象。

    

        景泰蓝托盘用的是青花瓷元素。青花瓷在中国风里被视为标配,司空见惯,但傅军民却添了化平常为神奇的两笔:一是给青花瓷托盘嵌上金铜边,二是盘中用不规则的冰裂纹肌理填满,一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清丽脱俗的作品便出炉了。

 

        竹嵌几何屏风的材质主要由东非黑黄檀和竹子完成。竹子在南方是常见的一种植物,是表达文人墨客高风亮节气质之首选元素。傅军民为此拜访了竹艺老匠人,因为一扇屏风需要完成数以千计竹片的榫卯相接,最自然的质感和最古老的榫卯结构,赋予了竹嵌几何屏风宋词一般的婉约自然。

 

        傅军民坦言,他喜爱宋朝,宋朝是中国绘画、诗词、家具艺术繁盛的时期,在宋朝,家具美得不矫情、不做作、自然而然。

 

        淋漓尽致地展现木料本身的独特气质和韵味

 

        大漆书柜、福寿大漆多宝阁、围漆沙发、漆面鼓凳……漆也是平仄用得频繁的技艺。西方人称中国为China,称日本为Japan,China本是瓷器的意思,而Japan则是漆器的意思。这很有意思,也耐人寻味。漆艺起源于中国,但随着漆器传入日本,几百年间已成一整套流通过程,并走进了日本当代市场。而在中国,漆器却早已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老一代人还会把玩、回味这门古老的手艺,很多年轻人则只能对于精美的漆器徒有垂涎而不知该如何走近。在几年的思考与实践过后,傅军民避开传统家具大多采用的推光漆工艺,借用了雕漆工艺,但空而不雕,将更多的专注用于剔红环节,即于木胎上髹涂一定厚度的朱漆,一天只能涂一道,直至百道。最终漆面更为柔韧和具有质感,既剥离了雕饰的繁复,又有别于推光大漆的亮度,感官和使用体验也更亲近自然。

 

        简约风格这几年盛行,但像傅军民这样把设计、做工、线条处理和元素的运用都做得非常好,把简约做到极致的并不多见。这种追求反映在西方设计中是极简,在中国传统美学中是留白和空灵,追求的是物我一体的宁静,抛开物质世界的喧嚣,寻找自然、简单、空无中蕴含的禅意。平仄通过别具一格的设计,在东西方审美情感上找到了碰撞点。千利休是日本茶道的“鼻祖”,以倡导简素的美学主张,成为日本美学传统中“空寂”境界的经典演绎者。傅军民的美学主张与其异曲同工。

 

        傅军民就是这样,在木头的世界里能沉静下来,不厌其烦去琢磨它的肌理、气质。几年前,他在市场遇到两根上好铁梨木大料,觉得这料很罕见,而且气质独特,就买了回去,一放就是几年。这两根铁梨木坚硬稳重、古拙大气。为此,傅军民思忖良久,想着如何能演绎其“木性”,做出来的器物能够淋漓尽致地展现木料本身的独特气质和韵味。最终,制作出一方铁梨木条案,暗合了木料本身的调性和韵味,相得益彰。

 

        在平仄作品里,傅军民到达了对家具领悟的新境界。经过他改良与再创造的景泰蓝、竹嵌、水墨、大漆这些传统手工艺,经过现代设计语言的转化后,以一种自然而然的方式融入现代家居,毫无违和感。景泰蓝图案翩若仙境,竹嵌屏风宁静致远,大漆桌面通透柔韧。既贴合现代审美价值,又还人以最自由的思考空间、最自在的生活状态。

 

        不仅如此,傅军民还赋予了平仄国际调性。东方传统审美讲求虚实之境,西方现代艺术讲求几何美学,当二者在家居设计中相遇并融汇,一桌一椅皆具灵性,组合如画、流动如诗。实用与审美之外,平仄给家居生活注入了全新文化内涵,带来的是精致的生活环境以及精当的生活智慧。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