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优惠,让动漫的“芯”强大起来

时间:2018年05月1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者按:日前,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通知,动漫产业增值税尤其对动漫企业一般纳税人销售其自主开发生产的动漫软件的优惠政策继续实施,该政策在动漫业界引发广泛关注。它是否为动漫领域受益面很广的政策?在动漫产业的内容生产、玩具业、后期加工等细分环节,是否也有需要政策垂顾的地方?

 

增值税优惠,让动漫的“芯”强大起来

动漫产业呼唤税收减负


□□本报记者 郑洁     实习生 彭士校
 

日前,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通知,为促进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继续实施动漫产业增值税政策。自2018年5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动漫企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销售其自主开发生产的动漫软件,按照16%的税率征收增值税后,对其增值税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实行即征即退政策。动漫软件出口免征增值税。

 

动漫产业增值税税收改革的现状及应用情况如何,该政策将在何种广度上让动漫企业受益?动漫还有很多细分领域,它们分别需要什么样的政策性支持?记者走访了业内专家。

 

壮大动漫软件薄弱的“芯”


北京师范大学京师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肖永亮说,国家财政部和税务总局联合公布的关于动漫软件减免增值税和出口税,是在原有政策3年到期后延长3年,旨在鼓励我国动漫企业自主研发制作核心技术,促进动漫产业改变依赖进口软件技术制作生产的局面,并能够外向型出口实现技术转换。该政策表明了国家对中国动漫产业的高度期许和大力扶持,也体现了政府制定政策的指导作用和行政作为。

 

聚影汇创始人、《中国动画电影发展报告》主编朱玉卿关于动漫产业赋税问题认为,动漫软件税收优惠政策,总体来说十分利好。因为动漫行业税负特别重,而且文化企业的经营特性决定了它不像一些传统行业每天都有经营流水,每个文化产品的营收周期都特别长,做一部动画电影有的要两三年,回收周期则更长,这个过程中动漫企业就会面临过重的税负,企业就难以为继。国家有这样的优惠,整体体现了对文化产业的支持。

 

软件增值税优惠面多大

 

肖永亮认为,在操作层面,该政策如何认定和操作会遇到许多问题。比如,该项政策涉及动漫企业的认定、软件的认定和对软件产品的解释,是严格意义的软件还是利用编程技术产生的内容产品,比如动画片本身算不算软件?肖永亮说,我国绝大多数从事动漫生产的企业,没有自主研发的团队和研发团队的资金预算,有能力开发一些局部插件就不错了,一般都是使用通用商业软件,更何况出口,一般的动漫企业无资格享受国家这项减免税政策。

 

“同时,作为平行的一项政策,国家也出台了高新技术企业软件扶持政策,动漫企业真正自主研发的软件,申请认定高新技术企业和享受相应优惠待遇并不困难,两套政策是否存在不同的执行标准,也有待政策的明示。”肖永亮指出。

 

朱玉卿认为,目前该政策涉及的限于国内动漫企业自主开发的软件销售收入,就目前的产业现状来看,这块收入在整个产业中占比尚小,现在国内很多动漫制作软件和管理软件仍是使用国外的居多,国内自主研发或说能够广泛应用的较少。

 

“聚影汇在今年第十四届动漫节主办了一场动画电影的论坛,我们就提出了一个议题——寻找中国动画的‘芯’,因为国内动画电影软件的开发应用是比较薄弱的。”朱玉卿说,税负的减轻有利于国内自主开发软件,不然动漫产业会处在“空心化”状态。

 

动漫产业税负最重在哪?

 

动漫产业经过一段时间的虚火,市场逐渐呈现理性。很多业界人士前后呼吁过,动漫产业应当在内容生产上得到实质性的扶持,包括动漫从业人员的人才扶持政策,由于后者的专业性强,界定较难,故此国家也一直没有出台有实际意义的政策。

 

肖永亮认为,除了软件政策,能减轻动漫企业税负的,首要的应是人才倾斜政策。动漫就业人员特别是主创人员如何享受长期稳定的政策扶持,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应该在个人所得税上划定区间,针对真正从事动漫的人才、在起步创业阶段的企业、收入不太高的创作者等不同区间,让他们持续享受减免待遇。而动漫其他细分领域扶持政策的制定较有难度,因为创意产业的创新性、多样性和不确定性,很难参照一套简单划一的标准。但可尽量尊重市场规律,在政策上开放扶持口径,让动漫企业有更多的公平竞争机会,将有利于我国动漫产业做强。

 

朱玉卿则认为,国家应该更多地把税收政策倾斜在营业税上。“动漫企业的营业税税负特别重,尤其动漫制作企业,人员和设备支出带给他们巨大的营业税压力。”他说,虽然已经营改增,但是动漫制作业务可抵扣部分特别少,所以企业没有享受到多少营改增的优惠。

 

朱玉卿介绍,动漫制作企业利润薄,代工是整个动漫制作过程中最大的一项成本支出,按现行政策,代工这个支出项还要去纳税,所以现在国内动画制作企业越来越少。原来的星星动画等传统的做代工出身的动画企业生存都非常艰难,他们很大部分都由接取好莱坞动画低端的加工起步——核心部分仍是好莱坞在做,比较低端的、劳动密集型的活儿分包给我国企业。大千阳光、蓝狐动画甚至包括当红的玄机科技等动漫企业,应对税负体验有切肤之痛,他们的发展其实比较缓慢,希望国家能够关注到这一现象。“国家现在对动漫创作、制作这方面还没有太多的支持。可能个别地方如杭州‘动漫十八条’里会涉及制作补贴,但它不是税收形式的优惠政策。动漫企业的税负最重的在哪里?国家大力支持文化产业的当下,如何用税收杠杆强化支持,这是全行业应该考虑的命题。”他说。

 

还有动漫企业的非票房收入如动漫衍生品和版权授权的收入层面,也应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和鼓励。朱玉卿认为,因为这是整个动漫产业未来的增长点,也能鼓励更多的资金、更多的人才进入这一领域。从全世界动漫产业经营状况看,依靠直接收入如票房的变现,企业生存难度是非常大的,非票房收入和衍生品收入等占据国际企业经营大头。在国内,衍生品产业的配套环境如盗版法律的制裁等也需大力加强。

 

“国家政策应该为市场主体服务,减免市场型动漫企业的税负,减少他们在创作、制作、交易、版权等各个领域的负担,完善相应法律、制度,给他们提供保障,让动漫企业们轻装上阵,真正放开手脚。”朱玉卿说。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